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思路小说扯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扯嘴”是我一个堂阿弟的小名,他大名叫赵祖生。但是在他村子里,问他的大名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而他的小名,则家喻户晓:老弱病残,人人皆知。  说

“扯嘴”是我一个堂阿弟的小名,他大名叫赵祖生。但是在他村子里,问他的大名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而他的小名,则家喻户晓:老弱病残,人人皆知。  说起这个小名的来历,则很有些牵强和荒唐。原来他小时比较调皮捣蛋,经常要受到大人的责罚。责罚的惯常形式就是扯他的嘴。后来每当他淘气时,人们就吓唬他:“扯嘴,扯嘴!”他就会马上逃走。久而久之,“扯嘴”就变成了他的外号和小名。  扯嘴目前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但还是光身一人,没有成家,究其原因实在只能抱怨命运不好。阴错阳差,许多不好的名声都归纳到他的头上,而许多好的机会却白白地在眼前错过。  他不到二十岁就顶父亲的职,到国营厂当工人。当时到国营厂当工人是高人一等的事业,为社会上许多人所羡慕。因此他母亲和舅舅当时就像范进中举时范进的岳父叮嘱范进一样叮嘱他:“你现在已经是国营厂工人了,不比在烂田里咬蚂蟥的农民,你要自尊自重,尤其招对象;要找得品位高一点,一般农村姑娘拖累太重,千万不要去找。”  扯嘴对于母亲和舅舅的教诲记得很牢,此后果然不去找农村姑娘,人家来介绍也马上回绝。但城市姑娘也不好找,因为除了国营厂工人这一亮点,他其他条件并不,比方说他虽有一张嘴巴,但不会正确地讲话,他永远搞不清楚某一个场合可以讲什么话,不可以讲什么话;还有他虽然读书读到初中毕业,但一封信,一张便条也不会写,如此等等,人家也要挑他。一来二去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国营厂工人纷纷下岗,他也因病离职;过了不或之年之后,不但农村姑娘,即或外地姑嫂也不肯嫁给他了。  客观地说,扯嘴气质还是很不错的,他善良温和,富有同情心。他还是一个厚道的人,了解的人都说他很忠厚。但不幸的是忠厚是无用的别名,他的忠厚使他几乎毫无办事能力。算命先生说他:“年纪活半百,做事打滑塌。”因此他活到五十岁依然“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是理所当然的了。  他平时在人前很腼腆,怕敢与人讲话,人家与他讲话他也总是呐呐地不知所云。他怕与人讲话,是因为他始终弄不明白在什么场合应讲什么话;他弄不明白什么话可以讲,什么话不可以讲。  但是当他喝了一定的酒之后,他就什么话都敢讲了。  一次车间工人会餐时,大家都恭维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赵林中,说他年富力强,精明能干云云。此时扯嘴已经两碗酒下肚,他站起来大声说道:“赵林中有什么好,我当董事长要比他好得多!”工友们听后都一愕,随即大家都哈哈大笑,此后大家都叫他赵董事长,直到有一次酒后他说“温家宝有什么了不起,我当总理肯定比他好得多。”大家才改口叫他赵总理。  酒后的吹牛固然使他的名气大了不少,而酒后的“壮举”更使他几乎成为地方名人。  一次他父母吵架,他父亲把他母亲打了。他舅舅为了帮他母亲在他家中与他父亲扭打在一起;扯嘴此时刚喝了两碗酒,他为了帮父亲,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在他舅舅的背上扎了一刀,致使他舅舅鲜血直流,落荒而逃。从此对这个维维诺诺的外甥不得不刮目相看。  一次他酒后去集团公司办公室交涉事务,一言不合,他扬言要把办公室的人都炸死,致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十分害怕,连忙报了警。等到警察赶来时,他已经伏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还有一次是自己村子里,晚上他与一些狐朋狗友喝了酒后回家,却寻不见自己的家门,摸到前面一家邻居的门,推不进就“嘭嘭”地敲起来。  那邻居是一位独居的年青妇女,丈夫长期在外,因此当地一些小地痞、小流氓经常会去骚扰。她听到敲门声就从楼上问下来:  “谁呀?”  扯嘴连忙回答:“是我,我是扯嘴。”  那妇女和扯嘴是邻居,是很熟识的。于是问道:“是扯嘴呀,你要干什么?”  “我要进来,我要睡觉。”扯嘴实事求是地回答。  那妇女知道扯嘴肯定是喝醉了酒,摸错了门。于是就叫道:“扯嘴,你走错门了,你家在后面,快回自己家去。”  “好的,我回自己家去。”扯嘴很听话,转身离去。然而他在弄堂中转了一圈后又糊涂了,又回到那妇女的门口,“嘭嘭”地敲起门来。  那妇女又大声讯问,扯嘴又说要进去睡觉。惊起了旁边的邻居,才把扯嘴扶回自己家中。  这几次事件对扯嘴是很不利的。他扬言要炸集团公司办公室那次,被警察带走拘留了二十四小时,从此他算有了犯罪前科。用刀扎舅舅那次,虽然事后作了赔礼道歉,但人们还是纷纷传扬他为人凶残,连舅舅也敢用刀剌;去敲邻居门的那次,影响更坏,说他年纪青青就如此色胆包天,居然多次去敲寡妇的门,要与寡妇去睡觉。这些事实和推断经那些不是国营工厂的工人们一传扬,他这个国营工厂的工人马上变成了一个劣迹斑斑的恶徒,四乡八邻的姑娘怎么还肯嫁给这个恶徒呢?  我这次生病,扯嘴到病房陪护,刘小梅称呼他为“赵二爷”,为此扯嘴很感高兴,每餐老酒都要多喝一些。一星期多一点,我刚进的那坛三年陈的陈老酒差不多被他喝掉了一半,幸亏我此后不能喝酒了,余下的酒扯嘴说他以后络绎来喝。  扯嘴陪护是认真的,不怕累,不怕脏,也不怕瞌睡,为我的病付出了好多精力。而我却在这里讲了他许多坏话,实在很不应该。幸亏他从来不读书,不看报,不涉及和文字有关的东西。而且他也不懂电脑,更不会去上网,因而不会因此感到不高兴。这,使我稍稍有些放心。     共 20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
标签

上一页:梅9

下一页: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