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刺魔传 第二十六章:端木措的师傅(下)

2019/09/24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刺魔传 第二十六章:端木措的师傅(下)被称为九哥的汉子听了这话虽然心中愤愤,但是不再言语。原来女子和四个男子是武殿的夏侯家族的人。女子

刺魔传 第二十六章:端木措的师傅(下)

被称为九哥的汉子听了这话虽然心中愤愤,但是不再言语。原来女子和四个男子是武殿的夏侯家族的人。女子是殿主武圣人夏候彦的掌上明珠夏侯绫蓝。

百年前夏侯族就与端木家族并列为两大武族。端木家族效力朝廷,又有朝廷端木,江湖夏侯之称。两大武族每隔两年都要进行比武,争夺第一武族的荣誉。夏侯家输多赢少。这让夏侯族一直如鲠在喉。

后端木家族被贬为罪族,例行的比武也就自然取消了。妖乱后“蓝神”亲自登门请夏侯家出山,共同遏制妖邪,为苍生造福。夏侯家遂加入蓝关,成立武殿。蓝神也给予了夏侯族极高的待遇。三宫五殿中,只有夏侯族用的是最纯正的武学。

经历这么多年端木家族不断衰落,如同一个重疾缠身的迟暮英雄。而夏侯族却枝繁叶茂门庭光耀,高手倍出武学不断突破。夏侯族更是除魔卫道杀妖弑鬼,赢得了天下名。

曾经两大武族,一族苟且偷生背负骂名;一族尽享荣誉万人颂扬。南枝向暖北枝寒。

夏侯族本以为端木族再难培养出一个出类拔萃的高手,为衰败的端木族挣得最后的一点点尊严。未曾想这个奄奄一息的家族出了个端木措。得知端木措武功超群,近年武殿高手不断去找端木措比武,去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结果都铩羽而归。连两大护法都让端木措击败,震动了整个武殿。

让武殿的人困惑,与端木措比武,无论武殿的人多么出言不逊挑衅,端木措每次都手下留情,不会把武殿的人打成重伤使其颜面尽失。而他们听说修木宫的魔木天王万昭则因出言不逊让端木措差点打死,在床上整整躺了几个月。

而隐情的背后是端木措的师傅嘱咐过徒弟。

“夏侯族人找你比武,你可以赢,但是却不能杀伤他们。”

“为什么?”

“以后你自然知道为什么。”

而端木靖也嘱咐过侄孙。

“我们端木家衰落了,我们与夏侯家有渊源,我不想让夏侯家瞧不起我们端木家。他们找你比武你尽力而为,只是要给他们留些颜面。”

所以端木措才手下留情。而夏侯家则不知道,击败他们的根本不是端木家的功夫。

……

夏侯绫蓝虽然是女孩,但是从小好武。崇尚英雄豪杰。和父亲一样,对蓝关其他宫殿的技能视为邪门歪道不屑一顾。得知殿内高手不断被端木族一个瘦弱少年击败,而且输者都心服口服,夸赞端木措武功如何奇绝。行为也光明磊落。她在充满好奇的同时,芳心也莫名生起涟漪。后来她见到了端木措,这个略带病态眼神总是充满忧伤的少年让她再难以忘怀。

从此只有要武殿的人来找端木措比武,她必定跟来。端木措每一次胜利,她表面上嗤之以鼻,芳心却欣慰之极。直到有一天,她提出要和端木措比武,被端木措拒绝。

“我,我不会和你比的。”

端木措当时脸色微红,眼神甚至不敢直视绫蓝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为什么?”

“不为什么,总之我不会和你打。”

“那我和你打……”

绫蓝出手进攻,端木措则尽量闪避从不还手。

绫蓝回家后,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端木措的身影。他躲避自己攻击时候的样子,他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表现,想到这些她就会笑出声来。

以后就算武殿的人不去找端木措比武,隔一段时间她也会找个借口来“剑诺谷”。只为见端木措。而端木措在她面前行为言语也渐渐自然起来。两人心里有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

……

绫蓝让夏侯家的人和楚湘站到一边,她要和端木措单独谈谈。

“我这次来,是奉我爹之命。我爹爱惜你武功超群,你们端木家是罪族,你在‘剑诺谷’只会埋没了你一身本领。我爹已请求蓝神

刺魔传  第二十六章:端木措的师傅(下)

,可以让你加入武殿,皇上那边蓝神会去斡旋。你入了武殿,对你们端木家非常有益,而你也定会大放异彩。你考虑一下。”

绫蓝在得知父亲想让端木措加入武殿芳心大悦。如果端木措真能加入武殿,她就可以天天见到他了。

没想到端木措说:“不用考虑,我是端木家的人,我哪也不去。”

“你姑姑都入了‘弱水宫’,你就不能加入武殿吗?此事外人也不会知晓,你顾虑什么?”

“我哪也不去……”

“你……你就不想天天看到我吗?”

“想……”

“那你加入武殿。”

“不……”

“你想气死我……”

端木措不再说话。绫蓝也不说话。两人就站在那里僵持着。两个倔种。

武殿的人面面相觑,不知两人怎么了。但是绫蓝的脾气他们知道,又不敢贸然。也只得站在那里。就这样硬是过了一个时辰。

“小措。”楚湘开口了,下面的话让所有人都没想到。“我想尿尿。”

楚湘勘出端木措和绫蓝因事僵持不下,所以故意缓解紧张氛围。武殿的那四个人笑了起来。

绫蓝也“噗嗤”笑了。

“本小姐在,你不能尿。憋死也不能。你敢耍**,我就让你永远尿不出来。”

楚湘“嘿嘿”笑道:“那只能让小措带我去峰下尿了。他可不会坐视自己的姑夫让尿憋死的。”

绫蓝看着端木措,幽幽叹息一声。两个倔种,总得有一个让步。

“既然你不愿意,也不强求。你带着你宝贝姑夫去尿尿吧。省得他真让尿憋死,你姑姑还不杀了我。”

端木措点点头,他深深看了眼绫蓝,然后抱着楚湘飘然下了山峰。

绫蓝看着端木措在夜中飘飞的身影,心里怅然若失。

她自语说:“我上辈子次你的……”

……

陈大婶的尸体被值夜的发现,马上禀报端木文浩。文浩忙带人来查看,并发现了那个妖怪焚烧后的骨头。还有打斗痕迹,却不见了楚湘和端木措,正着急,端木措和楚湘回来了。

文浩询问两人发生了什么事,端木措事件经过禀告叔叔。文浩马上布置,加派了一队人巡夜。又嘱咐端木措,要更加留心。

人们散去后端木措毫无睡意,就掠上谷中最高点“一剑峰”。“一剑峰”位于“剑诺谷”中心位置。其状如同一柄刺向苍穹的利剑。顶端只能容纳两人。谷中能上“一剑峰”的人寥寥无几。

端木措施展高绝轻功上了顶峰,他抱膝而坐。明月仿佛就在他的头顶,星星似伸手可摘。端木措经常在“一剑峰”上俯瞰全谷面貌。有时候冥想一些过往。更多的却是刻骨铭心的伤痛。

这时候一个细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小措,我已回来。速来。”

“师傅。”

端木措惊喜,赶紧下了“一剑峰”朝谷外奔去。端木措翻过一座山,进入一个隐蔽的山洞。山洞尽处比较宽敞。放有一床,一桌,一椅。

一个清癯老者坐在床上。看不出他的年龄。他须发如雪,长眉过腮。身着白袍,穿白袜踏白靴。整个人纤尘不染。

“师傅,”端木措在跪拜在床前。“徒儿好想你!”

“你起来。”

端木措起身立在床前。

“我这次离开一年,你可好?”老者问。

“不好。”

“说。”

“我总是会想起‘魔灵殿’逼死我爹娘的情形。我恨,我痛……我想去报仇。但是姑姑不让。她说现在不是时候……”

“你姑姑说得对,现在不是时候。你姑姑是个奇女子,如果你们家族有一天能洗刷耻辱,也是你姑姑的功劳。你要听她的。”

“是。”

“别看世间现在风平浪静,但是却暗潮涌动。人魔之战的端倪我已看到。”老者面色肃然充满忧虑。“魔族在谋划,他们在等待一个适合的时机。而人类却毫无作为。我推测,最多十年,魔族就会发难。我急啊……”

“师傅,如果魔族发难,蓝关会坐视吗?”

“我们不能指靠蓝关,蓝关这些年暗中收入不少妖魔,以魔治魔的策略只能养虎为患。如今的蓝关更是利欲熏心招致民怨沸腾。我们得靠自己了。也许……”端木措师傅目光收缩。“蓝关就是魔族的床榻。”

“师傅。那你找到他们的传人没有?”

“我这次出去总算有所收获。我找到了吴桐雨的儿子。他就是莽山老人。”

滁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拉萨妇科医院
武威治疗睾丸炎医院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如何走
济南糖尿病医院在哪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