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576章 心痛的考验(上)

2020/02/15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576章 心痛的考验(上)夜色已经深了,安静的躺在床上的诗若仙眉头露出楚楚可怜之色,一阵冰蓝色的气流在她不

太古神墓 正文 第一卷_第1576章 心痛的考验(上)

夜色已经深了,安静的躺在床上的诗若仙眉头露出楚楚可怜之色,一阵冰蓝色的气流在她不知不觉中攀爬进了她的身旁,散出淡淡的雾霭。

“师弟……”

诗若仙喃喃着,好似在哀求,声音中有些让人心疼的绝望,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令她感觉到痛不欲生。

“别走!”

啊!诗若仙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像是脱离了水的鱼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强烈的酸意直接笼罩住她的心神,淡淡的湿意已经涌入她的眼眶。

好像怎么也挣脱不出来一样的恐惧,诗若仙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心慌,好半天她的意识终于从那个可怕的梦境中甩脱,缓缓回归到她的身体中。

“这是哪里?师弟?”

还好这只是一个梦,诗若仙心有余悸,这个梦,她宁愿一辈都不再回想起来。

梦中,她一觉醒来,听见门口有话声音,她立马听出这是朱清的声音,满心欢喜的去找之事,打开门却当她满脸的笑容凝住脸颊上。

门外,朱清竟然在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相互依偎,那个女拥有冰蓝色的美丽发泽,白皙的皮肤比窗外的白雪还要亮眼,此时她满心欢喜的窝在朱清的怀中,那份依恋和欢喜……就像自己。

朱清的脸上有着温柔,前所未见的温柔,他笑嘻嘻的拉住那个绝美女孩的手,在她的耳边着什么,惹得那个女孩一阵银铃般的笑容,浅笑嫣然,配上淡淡的两个梨涡,清纯的不可方物。

梦里的朱清仿佛没有看见自己已经煞白到僵硬的面容,她觉得自己的心一瞬间碎了,那些幸福欢笑的日日夜夜,都顺着眼角的泪水

,化为了一片的滚烫,灼烧着她的身体,就在那一刹那把她钉死在冰冷的墙上,一直以来那么卑微在索求的爱,正如她一直以来最为害怕的结果一般,断的那么彻底,那么绝望。

诗若仙强笑了一下,双手无力的揉搓着脸颊,想让她更加的清醒一些,如附骨之疽的梦魇才会离她渐行渐远,一切不过是虚幻而已。

“师弟?你……在吗?”

诗若仙感觉自己全身无力,手脚酸软,仿佛大病初愈一样的虚弱,她现在想看到朱清,浓烈的空虚感徘徊在她身上,哪怕那只是个梦,但她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急切的想要看到朱清。

“师弟?你听见了么?”

他不在呢,诗若仙叹了一口气,一股失望之色浮现在她的脸上,他应该有什么事情去做了吧,想到昨天她临昏迷前,那座雄伟的城堡,以及耳边隐隐约约朱清着到了,她不难猜出他们二人找到了那个男。

“既然我还好端端的躺在床上,明应该没有出什么事情才对……诶?”

门外有些嘈杂,有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诗若仙的呼吸一紧,这个声音……绝对是朱清的!

诗若仙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虚弱的身从床上挣脱起来,仿佛失了魂一样,眼神中只有那个窗户的影,她要去开那扇窗!

“哐当——”

刺眼的阳光着窗沿照射下来,诗若仙猛的打开了窗,愣了一下,并没有预想中的事情发生,窗外只有鸟语花香和朱清盘坐在不远处的树下,真气在他的身体中涌动。

“师弟……”

诗若仙唤了一声朱清,这一叫完全是下意识的做法,可是她突然意识到朱清在修炼,自己不应该打扰他。

“仙儿?”

果不其然朱清睁开了眼,错愕的看向了扶靠在窗上的诗若仙,阳光照射在她的脸庞,映射着她苍白虚弱的脸色,平添了几分西施般的柔弱之美。

“你……能进来陪陪我么?”

诗若仙的心跳始终没有平息下来,不安萦绕在她的心头,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柔顺至极的娘,迫切需要爱人的陪伴,渴求写满了她的脸颊。

“这……恐怕不行。”

朱清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了拒绝的话语,脸上有着略微愧疚的表情。

诗若仙沉默了一下,淡淡的失望出现,她哦了一声,大眼睛有些不舍的看着朱清,期待他能改变主意,可朱清低下了头,看不出脸上的表情,自然没有看见她的神色。

修炼重要,他现在迫切的需要提升,倒是自己有些不知好歹了,只要他还在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诗若仙转过身,刚才心急如焚的跑了出来,现在想回去时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听使唤了一样,本想叫朱清帮自己回到床上休息一会,但是想到他还需要修炼,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往床边走去,脚步虚晃的不行,险些摔倒。

“唔,好疼……”

视线模糊,终究避之不及,诗若仙的腿磕在了桌腿上,失去了真气保护的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却又不敢去麻烦爱人,只好自己默默努力,终于是忍着疼痛和不适,回到了床边。

“呼——”

疲倦又一次袭来,现在的她终究是需要好好修养一下的,如果一直是这么病殃殃的,恐怕连朱清都不会喜欢她了吧。

诗若仙缓缓的放空心灵,倒在床上,意识慢慢的沉入梦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听到门外又传来让她有些心烦的声音。

“清哥哥,你今晚来找我好不好啊。”

门外,一个精灵般的少女从朱清的背后揽住了他,带着一抹少女独有的俏皮和娇羞,脸上有着希翼的神色,像是青涩却又饱满的苹果,柔软的声音带着一些内媚,在朱清的耳旁响起,借着皎白的月色,少女的头发散发出让人迷惑的冰蓝。

“好你个冰儿,是不是又想我了,恩?”

朱清意有所指,手指捏了捏少女无暇的脸蛋,声音中充满了邪魅的感觉,落在冰蓝色头发的女孩眼中,却像吸引她的致命毒药。

“讨厌啦……哪有,不过你一定要来啊……”

少女撒娇般的抱住朱清的手臂,丝毫不在意她的柔软之处正紧密的贴合在朱清的手肘上,像是无声的相邀,逗得朱清眉开眼笑。

“好好,我一定来疼爱我的冰儿。”

朱清翻身在冰儿的嘴上狠狠的吻下,少女着迷般的回抱着他,两人互相缠绕着对方,情意浓浓,却丝毫没有注意,不远处的窗中有一双眼睛,滴滴晶莹洒落在木框上……

太阳落山,老鸦在树上刺耳的尖叫着,难听之极,已经是暮色满天,斜晖着门缝撒在了门内,朱清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而入。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看着床上安静入睡的诗若仙,朱清松了一口气,不自觉的期待起今晚的会面,蹑手蹑脚的关上房门,快步腾挪而出,向着密林的远方前进。

床上的诗若仙嘴唇都在**,他,是去见那个女了么?

怎么办?诗若仙痛苦的捂住脸颊,脆弱的就像一张薄薄的窗户纸,她突然觉得她和朱清就像是这样的关系,哪怕有一方主动戳破,冷风将会彻底席卷两人。

“母亲总,美好的东西都是镜中花水中月,看来,您对了……”

诗若仙不知道现在的她是怎样一副表情,或者她该有什么表情,梦境突然间成为了真实,强烈的反差让她甚至不知道如何分辨真实,浑浑噩噩,不知所踪。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

“奇怪……这里是哪里?”

朱清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后一切都变了模样,他只记得冰帝给客厅他一个药丸,他喂诗若仙吃下后,自己就去睡觉了,可谁能解释,为什么他现在处于一个山洞?

对了,不知道诗若仙怎么了,朱清觉得当务之急是确保爱人的安全,这样至少他也可以放心了,至于冰帝传承,他现在还顾及不到那么多的事情。

呼,朱清狠狠的吐了一口浊气,凉爽的山风灌入他的脖颈中,新鲜的空气融入鼻腔的感觉真是异常的畅快,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朱清的身影仿佛灵巧的猿猴,在山岩上利落的爬行着,残垣断壁这种儿科的东西,对他来可是丝毫没有什么好挑战的。

朱清在半山腰之间灵活的转动着,仰头看了看崖顶,那里应该是唯一的出路了,朱清迅速的向上攀爬,手脚中都融入了雄厚的真气,,这些足以他的速度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档次了。

“唔……不对!”

朱清手中的力量一松,整个人就这么停在了山腰处,都已经过了一些时间,怎么崖顶还在那个位置,就好像他们的距离没有因为自己努力产生丝毫的变动一样。

怎么回事,朱清皱了下眉头,看着脚下的山壁,陷入了沉思之中。

……

诗若仙挣扎的坐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她就是想要跟上去看看,这种想法一旦出来就好像怎么也收不回去一样。经过一番的休息,她的状态已经有所改善了,至少赶路还不成问题,只是到了之后还怎么办?看着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缠绵悱恻么?

诗若仙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可是感觉告诉她,如果她真的错过了这一次,也许未来的路会更加的坎坷,一切都会朝着最坏的方向走下去,直到自己只能绝望无力反驳的地步。

突然间,她想到了什么一般,看了看手上泛着光华的须弥戒,真气探入,顿时一条美丽的长裙,散发着绚烂的光泽,出现在了床上,诗若仙深吸一口气,将自己放进华丽的衣物中,心里给自己暗暗的打气,哪怕是输,她也要让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

诗若仙套上美丽的长裙,冰蓝色的腰饰已经系在了她的腹前,更加凸显她迷人的身材,这是她第一次穿出这种衬托气质和容貌的衣服,看样应该还是不错的。

做完这一切后,诗若仙沿着朱清半路留下的真气波动追了上去,一路上她不止一次想要回去,想起下午朱清和那个梦中的女热烈的拥吻着,以及那个女孩暧昧的话语,她下意识的想到自己,她连主动和朱清索吻都不敢,还谈什么抓住他的心呢?

“唉……为什么事情总是在向着最糟糕的地步发展?我什么都不剩,只有他了,我真的不能放手,哪怕求他只要他还愿意和我在一起……”

可怜的女孩自怨自艾,撕裂和纠结伴随着她,只因爱的卑微,所以才有了一切的容忍。

顺着真气的波动,诗若仙走了很远,终于看到了一座屋,并没有奢侈的建筑,也没有盛大的场面,甚至没有朱清和那个梦中女孩的身影。

“他们,不在这里么?”

诗若仙疑惑的落下,行走在松软的草地上,周围的夜色弥漫,静谧的空气只有虫在嗡嗡作响,突然间,屋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诗若仙身体一颤,果然是这里。

她悄悄的藏住身影,顺着屋的墙根,缓缓靠近了开着的窗户,那里有她不愿意面对却不得面对的一切。

一时间诗若仙犹豫了,她的身体不由控制的退缩了,她不想看见朱清的怀中搂着另外一个女孩,她不想看见朱清和她温热的亲吻,她更不想看见两人甚至会做着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犹豫到了最终,诗若仙还是顿在了原地,里面一男一女的打情骂俏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她的耳朵中,那种甜腻的声音,正是自己不曾拥有的优势,她从来只会被动的接受,从来不会试着主动去和他亲热,索求他的温存。

在龙凤府中朱清从天而降的身影,重伤在自己怀中的脆弱,答应许自己一世爱恋的坚定,还有数不清的种种感动和欢喜,全部冲上了她的脑海中,只要一想到他就会不自觉的感到安全,只要一看见他的脆弱就会不可抑制的疼痛,只要他无赖的占自己的便宜她就会下意识的顺从他,一想到他要离开就会……心痛到窒息。

捉奸在床?诗若仙觉得这个词有些可笑,如果朱清喜欢的已经不是她,她还有什么资格出现在那里,平白无故找人嫌弃?

时间过去了很久,一直到里面的两人从沉默到爆发,温存到狂热,诗若仙还是现在原地,只是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晕眩的感觉让她根本移不开脚步,甚至连逃跑都不能。

“碰——”

木门重重的合上,一男一女从里面走出,伴随着星光,诗若仙甚至不用看也能感觉到那个女孩的幸福和朱清的爱恋,自己真的好羡慕她。

“呀!”

冰儿雀跃的和朱清着自己的幸福和秘密,得意之时转眼望向了墙角,她的脸色陡然间惨白,楚楚的美眸中盛满了惊慌和无措。

“怎么了?”

朱清还没有从刚才的快意中缓过劲来,搂着一脸不知所措的冰儿,着她目光的方向缓缓的转过去,脸上还有着没有卸下的笑容。

,t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