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蓝小说顺山屯的能媳妇二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迟归  玉芬回娘家一个多月了,可苦了大贵:做饭洗衣,喂猪喂鸡......好比二茬子光棍。这不,连甩“老K”都没劲儿!  “大贵,明天坐火车找

迟归  玉芬回娘家一个多月了,可苦了大贵:做饭洗衣,喂猪喂鸡......好比二茬子光棍。这不,连甩“老K”都没劲儿!  “大贵,明天坐火车找回来吧?”七哥说着出了个Q。  小海啪地甩个K,嚷道:“国王就得管皇后!大贵哥,回来得想法儿制制她,要不,你就得吃息喘灵(暗指得了气管炎——妻管严)了!”  “依我之见嘛——”秀才刷地扔下张剩牌,“玉芬恐怕回不来啦!”  “为啥?”七哥和小海瞪起眼睛问。  “这不明摆着嘛!咱这穷乡僻壤,哪是留人之地?当初玉芬跟了大贵,还不是盼他复员能捞个一官半职?可千里迢迢,从辽宁来到咱顺山屯,能是为着受穷吗?”  “这……”  “唉!”  灯光下,一张张发青的脸。  小海哗哗哗地洗牌,嘴里直嘟哝:“大贵哥,也怨你自个儿,干嘛让她走呢?当初你退伍领回个漂亮媳妇,全村谁不眼馋,要是再飞喽,你可就栽苦啦!”  “算啦!”大贵一拧眉毛,“不回来正好,痛快地玩儿!”可由于心不在焉,连连出错牌,惹得小海直埋怨。  他和玉芬结婚一年多,虽说生活苦点,却从未吵过嘴,打过架。可走时说得好好的,多不超过二十天,如今已一个多月,难道她……  旱烟抽了一支又一支,屋子里烟雾腾腾,辣味直呛嗓子。  突然,吱嘎一声,门开了。大伙不约而同地扭头一看,都一楞,还是小海眼明嘴快:“吆!嫂子!敢情贪黑‘摆架回宫’啦!”说着,捅捅七哥和秀才,急火火地扑出了门。  “你们刚才说我什么坏话啦?”玉芬脸沉似水。  “啊?——你都听见了?”大贵一愣,转而又满不在乎地眯起眼,“听见了又怎么样?”  “怎么样?离婚呗!”  “那好,离就离!咱杨树不比金梧桐,养不住凤凰招家雀!——结婚证在柜里!”大贵满脸涨得通红。  玉芬见大贵认真,不禁扑哧一笑:“你真舍得我?”  “那你?……”  “傻样儿!”玉芬用手指一点丈夫额头,“要离我就不回来啦!”  “那你咋才回来?!”  玉芬拿过提包,“哧——”打开拉锁,先掏出一捆书,又掏出一个大纸盒,打开一看,全是玻璃管。  “这……”大贵挠着头,不知妻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回娘家不几天,正赶上乡里办香菇培训班,我想这是个来钱道,就去报名学习了,没想到,多呆了十多天,你们在家就嚼舌头根子……”  “这事整的!——我真傻!”大贵说着上前搂住玉芬,“嘿嘿嘿,我媳妇真行!”  “哼,瞧你那傻样儿!咯咯咯!”  “哈哈哈……”屋外传来一阵笑声。  玉芬一推大贵,笑着说:  “快,把你那些牌友找来,咱们研究研究联合育香菇的事!”  “是!”大贵刷地来个立正,转身正要抬腿……  门,忽然开了……    中奖  一下班,妻子就神秘地说:“你们顺山屯出了个有钱户啦!”  “你说的有钱是什么标准啊?”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捋了捋日渐稀少的头发。  “五十万!五十万算不算?”妻子一脸羡慕。  我点点头,说:“那当然算。是谁啊,怎么突然发财啦?”  “三胖儿媳妇呗!就是去年剖腹产,上咱家借钱的三胖儿媳妇!三胖儿不是迷上抽奖吗?两口子老干仗,有一阵子都要离婚了。后来经人一通劝,来个妥协,两人一起来到县城,商量好了,一人抽一张,然后就收手。三胖仍然啥也没抽着,媳妇却抽个大奖,五十万哪!在咱这个小县城,能买两个‘九十平’啊!”  我嘴一撇:“瞅瞅你那眼神!——要我看,她都不知咋花,弄不好还悬出事呢!你知道得有多少人惦记那钱呢。”  妻子说:“惦记也没用了,三胖媳妇用那钱盘下个超市,你知道是哪个超市吗?”  “卖什么关子,哪个?”  “就是咱前边的隆安超市啊!我刚从那回来,还碰见王二华了呢,听她说的。”  既是家乡人来县城开了超市,说啥也该过去看看。吃过晚饭,我和妻子去了隆安超市。  这是个位于小区街口的超市,铺面虽不算太大,可一年赚个七八万应该不成问题。  超市里人很多。货架前,人们边走边往货车或篮里装东西;收银台边,收银员忙个不停。  我俩走过去。我问:“请问你们经理在吗?”  “不在,说回农村老家看孩子去了。请问您找她有事吗?”收银员边收钱,边笑着回答。  “没事儿。——我们是老乡。”  我们就溜达到里面买了些日用品。  刚转出货架,就见收银员指着我们说:“刘经理,就是他们二位。”  “啊!是景平叔婶儿呀!”一身职业装的三胖媳妇迎过来,热情地将我们领到经理室。  刚招待我们坐下,三胖媳妇说:“去年手术多亏了叔和婶。原打算忙出个头绪,就去看望你们,没想到叔婶儿今天就来了,真不好意思呀!”  我俩连忙说不用。  “孩子舍奶时间短,一时不适应,我今天下午回去看看,没啥事儿!叔婶儿,学校不忙吧?”三胖媳妇脸红扑扑的,可灯光下,眼角依然藏着疲惫。  “不算忙。”妻子忙说,“怎么想起来城里开超市?”  三胖媳妇捧过几个橘子,递过来,苦笑一声,说:  “说来话长啊!我不是中了五十万嘛,三亲六故,七大姑八大姨全来借钱,就是有钱的也来借!那架式,好像不借给都不行似的!要命是我俩的兄弟姐妹,不是借,张口就是要!我姐说,都是一个娘胎爬出来的,小时候,净我背你来着,你发了大财,损得给我八万吧?大嫂二嫂说,我们不贪财,给五万就行!你说都给了他们,我还能不能干点事业啦?这给我们闹的,还不如受穷那会儿呢。”  听得妻子一吐舌头,忙问:“借了吗?给了吗?”  “没借!也没给!”三胖媳妇眉毛一扬,“我俩一商量,把在省城当律师的远房表哥请到家,开了个会,答应给我俩的六个兄弟姐妹每人三万,然后三万元算一股,开一家超市,年底分红,但不得中途抽资退股。我又拿出一股,年底的分红用于救济亲友,主要是帮助有孩子上学念书的亲戚……”  “好!有头脑!”我不禁鼓起掌来,“一来集中资金办了事业,二来顾及了亲情,三来没丢亲戚意思!”  三胖媳妇笑了:“是挺好的。大家齐心合力,现在超市办得挺红火的,我估计年底大家都能拿到不少钱!”  “三胖儿呢?”我问。  “去长春采购货物啦。”三胖媳妇说着,抄起电话,说给我准备一个大礼包,一会儿就用……  拎着三胖媳妇送的大礼包,妻子十分感慨:“你们顺山屯竟也能出这样的媳妇!——哎,你不老说没生活,没创作源泉吗?你咋不写写三胖媳妇中奖的事儿?”  “那就写写!”我答得十分干脆。     共 23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几个事项预防不孕不育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儿童癫痫的饮食应注意什么
标签

上一页:致爸爸

下一页:七绝师生相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