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公主复国记092无奈的世界

2020/01/21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公主复国记 092无奈的世界声明?很显然是一个能够让人突然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的字眼。虽然苏珊娜还没有说得很清楚,但琳雅已经能够隐隐约

公主复国记 092无奈的世界

声明?很显然是一个能够让人突然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的字眼。

虽然苏珊娜还没有说得很清楚,但琳雅已经能够隐隐约约地从中感觉以了某种无法形容的恐怖血腥味。

“公主殿下啊,您可能还真的不知道呀……我们帝国的继承制度,和其他国家稍稍有些不同……除了除了男性优先和长子优先继承制之外,还有一种竞争继承权……”苏珊娜用尽量小心翼翼的口气说道。

“这个竞争继承制,具体是怎么样的方式呢?难道说是由我和亚克斯哥哥、奥兰多哥哥三个拥有继承权的皇室血裔通过某种竞争的方法,来决出胜利者,成为最终的皇位继承人?”琳雅不敢想像得太可怕,所以努力用最轻松地词语来询问道。

苏珊娜耸了耸肩。

“所以……父皇逼奥兰多哥哥去当领主,就是要逼他跟亚克斯哥哥进行竞争吗,逼迫他们自相残杀来决出胜利者?苏珊娜姐姐,是不是这样?开什么玩笑,怎么可以用这么残忍的方法,来逼迫他们兄弟俩骨肉相残?太过份了!”琳雅不停地喘起气来,那种事想起来都可怕。

“对不起,公主殿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事不是我们作为臣子的人有任何资格来评论和过问的。我们无权置疑那种事情……”苏珊娜很为难地向琳雅鞠了躬说。

“那为什么没有这样地逼迫我呢?当我想要领地的时候,他们反而很吃惊的样子?”琳雅仍然很多疑惑。

“因为您是公主,根据继承法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不必一定参加继承竞争,当然前提条件是您主动放弃了继承权……您有权利选择是否参加继承权竞争,而两位皇子殿下没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他们必须参加。而且即使是皇帝陛下也无权干涉这件事,他必须划出一块和当初封给大皇子殿下一样大小的领地来给四皇子。如果您坚持要一块领地的话,也是一样,皇帝陛下将无权拒绝。啊,对不起,公主殿下,我又多嘴了,说了许多我本不该说的话……请原谅,公主殿下!”苏珊娜说着,连忙单膝跪下,向琳雅请罪。

琳雅心事重重地将苏珊娜扶了起来,心里乱成一团麻。很显然她还从来没有考虑过皇位继承权的事,在印象中还一直以为是应该由大皇兄亚克斯哥哥来继承皇位的呢,没想到实际上却是这样的情况。奥兰多哥哥不肯去领地当领主恐怕也是有这方面的想法吧,他根本就是一个毫无野心的人,只爱魔法,不爱江山。他不想当领主,不想参加继承竞争,不想和亚克斯哥哥手足相残……但帝国的法律让他没有办法拒绝这场未来的悲剧。

自己还有选择的权利,放弃继承权来置身事外,但可怜的是,而奥兰多哥哥却连放弃的权利都没有?身为帝国的男性血裔,就必须要经历这样可怕的事吗?难道那竞争的结局,就是要以生存或死亡来结束吗?

“苏珊娜姐姐,如果奥兰多哥哥竞争失败的话,他会怎么样?”琳雅很是不安地问道。

“对不起,公主殿下,我实在不能再多说了,我刚才所说的话,已经足够被判绞刑了……”苏珊娜百般无奈地道,那语气几乎都是快要向琳雅乞求了。

琳雅叹了口气,看来事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超过了她的想像啊。琳雅想了又想,终于决定去找父皇说个清楚。

“公主殿下,您现在要去哪儿啊?”苏珊娜见琳雅从床上爬了起来,预感不妙,连忙问道。

“去找父皇,关于这个继承权的事,我要和他谈谈,请他不要逼迫奥兰多哥哥。”

苏珊娜闭上了眼睛,叹道:“公主殿下,请原谅属下无礼地再多嘴一句……我觉得您还是不要再提这件事会比较好一些……关于继承竞争的事……恐怕没有人可以改变什么,每人个也无权决定别人的宿命……您也许地只要做出属于自己的决定就够了……”

琳雅愣了一阵。“不行,我刚才曾经说过一些话,是因为出于自己的私心而支持了父皇的态度。但那是在我并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发生的,我现在必须表明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不能就这样地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样的话,我也没法能睡得着的。”琳雅说着很坚决地走了出去。“苏珊娜姐姐,请陪我过去,好吗?我突然有种好害怕的感觉……”

在卫城堡的出口前,琳雅和苏珊娜碰到了正在巡查哨卫的艾文。

琳雅突然想起那个被自己救回来的奴隶,事情过后,差点都忘了。“对了,艾文,我差点忘了。上次我让你救回来的那个奴隶,现在怎么样了?”

“公主殿下,我把他藏在血色军团的军营里,不过是拘禁了起来,不会被其他人发现的。他毕竟是个奴隶,被人看见人恐怕会有许多麻烦。”再次见到公主的时候,艾文的眼神似乎有点变了?表情也好像有些不太自然。

“他的伤怎么样了?”

“外伤已经正在愈合。不过他还受了很重的内伤,恐怕至少得休养一个月才能好。现在只是刚刚保住性命而已。”

琳雅叹了口气,想到那些奴隶的命运,心里就是揪心地难过。做为一个这世界上最大的奴隶主的女儿,那种滋味可真的不太好受。

关于奴隶的事,也需要和父皇好好谈谈,如果可以的话,请他释放所有的奴隶,给他们平民的身份,那应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呆会有时间的话,就去看看他吧。”琳雅这样说道。但是立刻就遭到了苏珊娜和艾文的联合反对。

“不行啊公主殿下!”

“以您的尊贵身份,实在不适宜去见那个卑贱的奴隶和异教徒啊。公主殿下,如果这种事传扬开的话,会影响您的声誉的。”苏珊娜委婉地劝解道。

琳雅张了张嘴,可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好放弃了那个打算。

“艾文,那个奴隶我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治好他。然后……”

“然后怎么样?公主殿下?”艾文见她一直迟疑没有说完,忍不住问道。

“然后就送他回格勒西亚吧。送过斯德山去,应该就可以了吧。”琳雅无奈地道。把他留下来显然是没有可能的。

“我明白了,公主殿下,请您完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妥的。”艾文敬了个礼道。

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艾文。那天偷偷跑出去的事……父皇有没有责怪你?真是抱歉,都怪我太任性了,害到娜米娅和你了……”琳雅有种感觉,父皇一定将他臭骂了一顿。

“不,不,不!没有那种事,公主殿下。”艾文连忙辨解,可脸却是红了起来。

显然他是在撒谎。真是奇怪艾文那家伙也会有脸红的时候呢,这块大石头……

当然大家都是为了自己,不想让自己难过,才故意撒谎的,琳雅也不好去当面点穿他,便假装自己相信了的样子,这样的话,别人心里也会好过一些吧!

“也许自己没法帮助所有的奴隶,但这一个,既然救了,那就救到底吧。”两人继续向皇帝书房前进的时候,琳雅轻轻地叹息道。

苏珊娜听得心里一阵震动。这个小公主也许真的有些爱心泛滥了,但却绝对是真诚的。

***

“父皇,我有点事想和您单独谈谈。”琳雅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赫尔曼皇帝旁边正在讨论事情的军务大臣普尼斯。

于是普尼斯很识趣地连忙告退了。

“什么事情,说吧,我的孩子。”每当见到女儿的时候,赫尔曼皇帝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起来。“只要父皇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力去帮你做到的。”他还以为女儿又是想要什么或者想玩什么古怪的花样来呢,就像昨天她突然要自己下令给魔法师们帮她做些奇怪的玩艺儿一样。

“是关于奥兰多哥哥的事。父皇,如果奥兰多哥哥不想去当领主的话,可以不要勉强他吗?”琳雅先试探着说。

“那可不行,琳雅。奥兰多必须去他的领地。”赫尔曼皇帝显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中午的时候,你好像不是这么说的……怎么就突然改变想法了呢?”

“那是因为我之前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为什么一定要逼奥兰多哥哥去呢?他显然并没有兴趣要抢亚克斯哥哥的继承权!为什么要逼他们去自相残杀?”琳雅是真的有些急了,“这太残忍了!难道奥兰多哥哥想放弃继承权都不行吗?”

“你都知道了……”赫尔曼皇帝叹着气坐了下来。“对不起,琳雅,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担心你还实太年幼了,恐怕根本没法接受这些事情。”

“奥兰多哥哥会死吗?您知道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是亚克斯哥哥的对手!完全没有任何可能!”琳雅越想越难过。

“如果他真的输给了亚克斯的话,他的命运将由亚克斯来决定。这一点,我也没有办法帮助你或他,琳雅。”赫尔曼皇帝如实说道。

琳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只有一个父皇,却没有任何叔叔和伯伯,一个都没有,从来都没有,连印象中都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亲属存在过。

很显然前任皇帝不大可能只有一个皇子继承人。

那么他们……

琳雅感觉浑身都在冒起凉气,冷嗖嗖地。

空气似乎要凝固起来,琳雅又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好残酷的世界,好残酷的现实。

“可是,很显然奥兰多哥哥并没有想要继承权的想法啊,他只想做一个普通人的话,为什么都不可以呢?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去死?”琳雅激动地叫道。

“兰蒂斯家族的男孩子,可以战死在沙场上,但绝不能醉死在温柔乡中!我们的帝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我们皇族的血液中绝不允许有贪生怕死苟且偷生的人存在!”赫尔曼皇帝非常坚决地说道。

琳雅手脚一阵冰凉发麻,瘫软在椅子上,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

琳雅突然发现自己跟父皇完全没有什么可以谈论的共同语言了。两人就像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事实上,控制着琳雅的身体的萧远原本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地球,与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一个地方。

无论是精神还是思想上都存在着巨大的难以跨越的鸿沟。

创世神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但要做到,恐怕真的是完全不可能的吧。和平?自己现在不但招来了战争危机,而且连自己家里的内战都无法去阻止!

哪里还有什么可能去维护整个大陆的和平?

琳雅感觉无奈极了。

“如果亚克斯哥哥和奥兰多哥哥打起来的话,那他们的部属和军队岂不是要互相厮杀,人民要饱受战火的煎熬吗?他们可也都是帝国的子民啊!”琳雅想到另外一点来反驳。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些许的内部损失是为了避免更大的内耗,从而集中力量一致对外。”赫尔曼皇帝很不留情地打击了她的观点。

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萧远对那些使用长子顺序继承制的君主世袭制度向来是极为嘲笑和难解的,如果国王的长子是个白痴,那这个国家就将由一个白痴来统治吗?萧远时常这样笑道。

但现在当自己真正置身于这样一种残酷的环境中,作为这个世袭帝制中的皇室一员时,才发觉一切并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样简单。长子顺序继承制,明确了皇位的继承顺序,至少可以从某方面来说避免兄弟反目,骨肉相残。

当然竞争继承法也有它的优点,简单,有效,它可以保证帝国的统治者永远是皇室血裔中最强的那一个。

当然代价也是巨大的。

“我收回先前所说的话,我不想要任何领地了,父皇。我没有任何想要参与这场继承权竞争的想法。”琳雅垂头丧气地道。

“不,孩子,现在说这种话为时尚早。等你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再来听你最后的抉择吧!”

琳雅默然离去的时候,赫尔曼皇帝看着女儿难过的样子,也是非常的心痛,叹息道:“对不起,孩子。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很难受。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

晚餐的时候,琳雅仍然打不起精神来。反复地犹豫之后,琳雅终于鼓起勇气说道:“父皇……我还想跟您谈谈,关于那些奴隶的事……”

“嗯,琳雅,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赫尔曼皇帝当然看得出来女儿的神情有些怪异。

“那些奴隶,可以放了它们吗?”

“为什么?”赫尔曼皇帝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呢?”琳雅反问道。

“我们需要这些奴隶为我们工作啊!我们的帝国地广人稀,这是有必要的。”赫尔曼皇帝如实地说道。

“父皇,我们的帝国现在总共有多少奴隶?”

“大约有三百万吧。”

三百万……红叶帝国的人口原本也只有一千万,加上新夺取的那堪斯地区,也不会超过一千二百万,但奴隶就有三百万!真是难以想像……

“父皇……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好的。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我们不可以这样对待他们!”琳雅咬着牙说。

“琳雅……我的孩子,我能够理解你的感受。你是那么的善良,但世界并不可能像你想像中的那样存在。这些奴隶的生活确实很凄惨,但是我们不能不需要他们,我们的人民也需要这些奴隶来为他们工作,整个紫罗兰大陆的经济和生活都需要这些奴隶来支持。如果我们真的按你的想法放走那些奴隶,我们的帝国的经济可能就会因此而崩溃!”赫尔曼皇帝叹着气道。

其实赫尔曼皇帝所说的这些,琳雅也都曾考虑到过。但是,她仍然幻想能够改变这个现实。

“母神创造这个世界,创造了生命,创造了智慧生命,是希望你们彼此能够和平共处,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美丽的完美世界。但是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太令她失望伤心了!父皇,请考虑一下吧,难道就真的不可能放了他们吗?”琳雅实在想不出办法,只好拿光明之神来压压他了。“人,生而平等。母神她时常就是这样地告诫着我。”

“对不起,琳雅,请原谅,也请伟大的光明之神原谅我们的过失!但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捍卫伟大的光明之神的荣耀啊!那些异教徒,野蛮人和兽人,他们信奉的并不是创造他们的光明之神,而光明之神的敌人黑暗之神啊!他们已经背叛了创造他们的光明之神!这是不可饶恕的最大的罪行!我们的圣战,就是要消灭这些邪恶的思想,让他们重归光明之神的怀抱!

“对于那些已经醒悟过来,放弃了邪恶的思想转而供奉光明之神的原异教徒,我们都依照光明之神的旨意允许他们溶入我们的世界,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伟大的光明之神是仁慈的,我们也一直是这样做的。但是对于这些不肯归附光明之神的俘虏,我们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呃,我们饶恕了他们的死罪,给予他们一个机会来赎回他们的罪过,这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琳雅,还有你的母神,请你们能够理解我的苦心!”

琳雅听得愣了,想要说话却是哑口无言。在这个老奸巨滑的父皇面前,琳雅还实在太嫩了点。原本是为了掠夺财富和奴隶的所谓“圣战”,在他口中反而成了一个为了供奉光明之神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可琳雅,却偏偏还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他!

琳雅总不能再说一次:光明之神其实根本是不存在的!这样的话吧。那将彻底地颠覆这个世界,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借口……”琳雅很是无力地反驳。

见到父女之间的谈话有了些火药味,伊莎贝尔皇后连忙劝解道:“琳雅,你千万不要责怪你的父皇。他确实是有苦衷的。要维持这么大的一个帝国,是非常辛苦的,要顾及到各方各面的利益,他也是不是万能的!即使你的父皇答应你的请求,解放全国的奴隶,可是那些利益相关的领主们是肯定不会接受这个命令的,全国的人民也无法接受这个命令,因为人们现在都需要这些奴隶。

“如果一定要那样做,你的父皇将会成为全国人民的敌人,领主们会站出来叛乱,人民也会反抗帝国的统治,我们的帝国完全有可能会立即崩溃掉……如果你的想法就是光明之神的旨意,我们当然必须遵守,可是……如果是要以那样的代价来交换……你确定要这样做吗?我们将会成为全世界所有的国家的敌人,因为我们破坏了现有的社会与世界秩序,成为整个光明世界的公敌!

“琳雅,我们不敢违抗你的想法,但是,我的琳雅,你真的还是太年轻了,对这个世界,你知道还实在太少太少……当全世界的君王都臣服在你的脚下时,当全世界的人民都向你供奉时,你当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改造整个世界。可是现在,恐怕我们还没有那个能力来帮助你实现这一点。琳雅,你能明白吗?给你的父皇一点时间吧!”

原本看上去并不是很擅长政治的母后居然也能说出这么大一番道理来,琳雅也着实有些吃惊。可她的话句句在理,琳雅完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如果是以帝国的覆灭为代价来实现这种飘渺的理想,确实很可笑。帝国都灭亡了,自己要解放奴隶的理想又怎么能实际实现呢?

琳雅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幼稚了。这样的想法是完全没有实际意义的。诚如母后所说,哪一天自己真的成为全世界所供奉的神,到时候再为所欲为也不迟。

现在,显然真的不合时宜。

“琳雅,我的孩子,请别难过。眼下面对教廷的危机还没有解除,如果帝国再爆发内乱的话……那就真的一切都结束了……”赫尔曼皇帝实在不想提那个教廷的事,因为这肯定又会让女儿难过和自责,但现在不提醒一下也不行了。

琳雅怔了半响,想到自己所惹下的那个大祸,终于是彻底死心了。叹了口气,埋头默默吃起东西来。

这一顿晚餐,就在这样沉闷的不太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

成都银康医院有哪些医生
贵州银屑病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白癜风天津哪家医院治的好
甘肃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合肥妇科医院排行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