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泪洒洞庭湖

2019/07/13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这是哥为珍爱的一篇日志。我自己也经常反复阅读和回味之……我把它自诩为茅台美酒…&hellip

这是哥为珍爱的一篇日志。我自己也经常反复阅读和回味之……

我把它自诩为茅台美酒……不是当事人,不知道,您能不能品出它的醇口,绵长,与郁香……

我把它自诩为葡萄红酒……不是当事人,不知道,您能不能品出它的品味,馥郁,与忧伤……

前言:爱情,对哥来说就是品,没有鲜花,钻戒或甜言蜜语;有的只是真挚的情感和真诚的相互关爱,以及平凡的人间冷暖……

那几年,爷爷和父亲的相继病逝,我不得不丢下书包阔别了学校。再见了亲爱的老师,再见了亲爱的同学……难忘那些在一起的日日夜夜,难忘那些情同手足的同窗岁月……哥无限留恋……

一年之后,家实在撑不下去了。我不得不撇下母亲,背乡离井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途。别了,亲爱的姐姐哥哥乡亲们;别了,老牛,老牛你不要流眼泪嘛,哥是去打工,是去挣钱,又不是去上沙场……再见了羊群,草场;再见了亲爱的山谷,灿烂的山花,快乐的小鸟们;再见了大黄狗大黄,你要听话,老老实实的帮哥把门看好……

南下的列车,穿梭了千山万水,把哥带到了这座喧嚣的城市……从此,哥走上了更为苦难的打工生涯。生活中所有的磨难剪除了哥的青葱岁月……

一路上,喝凉水,啃干馍,可是还没有等到走下火车,哥那贴身口袋里的300元路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那些可爱的小偷哥哥给悄悄的摸索走了……郁……

走出站门,城市里的霓虹灯五彩缤纷,交汇闪烁;广场上人山人海,川流不息。举目无亲,我该怎么办呀?……我忽然开始埋怨起哥哥姐姐来,你们不该在我临走的时候每人悄悄多塞给了我50块钱,那要卖多少地瓜干?那要卖多少鸡蛋呀?!现在可好,全部便宜了小偷。妈妈,哥哥,姐姐,我太没用了,我对不起你们……我一个人站在广场边上默默的流泪,悄悄的哭……

哥一个大老爷们哭有嘛子用嘛,再说了,谁哭都没有用,这年头,大家都很忙……

哥只好随着出站的人流盲无目地的走着。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脚皮子磨破了疼得要命,只能呲牙咧嘴的忍着;肚子饿得咕噜噜叫,就只好让它咕噜噜的叫着喽,关键是口渴嘴干得直冒火,直要命……

七月的流火,太阳又大又圆……

一天,两天,三天……哥从广州流浪到了一个叫做珠海的年青城市。在趁别人没有人注意的档儿捡人家丢掉的烂水果吃……走到一户人家门前,看到了一个自来水龙头,就像沙漠中遇到了绿洲似的,赶紧跑过去拧开准备猛灌上几口。

当我一口水还没有咽下去的时候,“哗”一个老奶奶把一盆泔水当头泼在了我的身上,气势汹汹的嘴巴里“呜哩哇啦”不知道骂些什么,一直骂个不停……一会儿工夫,来了两个身穿制服的人,捏着他们自己的鼻子,连踢带打的把我逼进了那个写着某某村治安室的地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经过这阵仗,腿都吓软了,更是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我本来就不会说普通话,他们说的话我更是一句也听不懂,吼了半天还是把我连踢带打的给轰了出来,大致意思是说以后不要在这个地方再见到我,要我滚得越远越好……等等等等。

我正盲无目的昏昏沉沉地走着,身上实在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忽然看见前边不远处,一个小孩子把一个包子刚啃一口就甩在了地上,紧跑几步上前,刚要伸手去捡起来,一只皮鞋抢先一步,一脚踩了上去,顺势一拧……

顿时,我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正躺在树荫下,周围围了一大圈人,一个三十来岁的老大哥,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一瓶水(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叫做矿泉水或纯净水。我根本就不知道水还有用瓶子装起来,拿出来卖的。)在轻轻的喂我。“醒过来了,醒过来了……这小子命真大……”他们兴奋的说。-------这就是我的恩公和后来的死党,一位河南老大哥……

后来,我在这位大哥家住了很久,一直到找到工作之后才搬了出来。他送我的几百元钱,快十年了,几次还他,他都不肯收下。“人生在外,谁能不遇到一点儿困难?这算什么,小菜一碟,你还是不是兄弟你说?”一句话噎得我哑口无言……(在读我这篇日志的时候,我的这个大哥让我把写他的很多笔墨全删掉完了,我勉强只留下了这些。在此深感歉意!)。

我进的是一家五金厂,帮人家开冲床的。次操作机器,轰隆隆的巨响,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哐嗵,哐嗵……”冲压机的冲压瞬间巨响,耳朵几乎都要震聋了……“挺住,坚持,努力,勤奋,上进……”我每天都不断的激励着自己。

刻苦学习操作,努力学习技术,小心翼翼做人,勤勤恳恳做事,认认真真操作,可是,有一天还是出事了——那天,莫主管(湖南人)叫我把铜料剪一更根,我以为叫我帮他捡一根钉呢,整个车间找遍,都没有找到一根钉,他是主管啊!

无可奈何,只好跑去宿舍,把自己挂蚊帐的钉子拔下来一根交给他。谁料到他一见钉子,立刻大发雷霆,狠狠的把我臭骂了一顿!这还不解气,他又跑去办公室到老板那里告状,要求炒掉我。

其时老板正在挖鼻孔,听后笑得前仰后合鼻涕都笑喷了,嘴唇上面立刻冒出来一个明晃晃的大鼻涕泡泡来……原来,莫主管的意思是叫我把铜料剪一公斤……呵呵,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看来打工还真是不容易,既要学好普通话,还要学好湖南话……

下班在宿舍跟工友们讲这件事儿的时候,一个非常漂亮的工友小妹一直用手捂住嘴巴在那儿笑。“人家都气死了,你还在那儿笑?!”,“我没笑你,我牙齿疼还不行吗?!”,她拿开手依旧笑着回应我,“人家差一点儿都快被炒掉了,你还笑??”我说,“我没笑你,我牙齿白还不行吗?!”她依旧笑盈盈的回应我……

也正是这个“牙齿痛和牙齿白”后来成了我真正的宿命……

说句老实话,我进的这间工厂并不大。一排宿舍房,1号房间住着门卫和莫主管,2至6号房间住着男工,7号8号房间住着几个女工。不过说实话,我这个乡巴佬,“鸡站在鹤群里”,还真是有点儿太另类,太拉风……

十来天左右吧,大家都基本算是相熟了……

有了安身之所,哥的老习惯又来了,哥喜欢在晨曦里练武,爷爷亲自教的太极拳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练习了……忽然间觉得有点儿对不起我亲爱的爷爷!

正聚精会神间,突然发现女生宿舍窗口有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正在悄悄注视着我……四目相对时,我的脸不由得不好意思的刷一下子全红了。是她!的确是她!“牙齿痛和牙齿白”!她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轻轻的走了出来,示意我跟她走……

她把我带到不远处工业区的公园里。“以后你练武就到这里练好了,别人还都在睡觉……”她轻声细语的对我说……

交谈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芸芸,湖南人,刚好比我大一天,非要让我叫她姐姐不可;还知道了莫主管是老板的小舅子,要我以后少惹人家……

从此,我们成了好朋友。她带我去买生活用品,带我去买早餐和吃宵夜,“你们男生干的活那么累,早上不吃早餐怎么行?”她关切的说。有时候还帮我洗洗衣服……为重要的是,她经常耐心的帮助我补习文化。

她教我:的,地,得,的用法;她教我斜玉旁不能念做提王旁,她教我:在和再,要分清用法;她还教我:飞机不能说成灰机,开会不能说成开肺,脑袋不能说成老壳壳,老人不能说成恼人……

那天,星期天工厂不上班,芸姐带我去海滨公园玩耍。这时我才真正是次领略了啥子叫做城市风光哦,哥真叫做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不说那高楼大厦直耸云天,也不说那宽阔的大马路上滚滚车流川流不息,单单是那城市人们的头发和衣服就让哥看的眼花缭乱的……芸姐,紧紧的拉着我的手,生怕我一不小心会跑丢了似的。

我次坐无人售票的公共汽车,次知道坐车一定要前门上车,后门下车,次看到人们自觉排队上车下车……车上人不多,我们找了两个空位子一起坐下。看着车上的乘客我还是忍不住笑了,你看嘛,那位老奶奶看上去有60多岁了,还穿着那么鲜艳的花衣服,染着那么黄色的头发。

还有门口那位帅哥,把头四周剃得光光溜溜的,只留中间一撮撮头发扎成了一个小小的小辫子,特像我们小时候玩的鸡毛毽子,还特别喜欢把脖子扭几扭,煞是滑稽,煞是好看……

人越上越多,没有座位了,后上来的乘客只好站在那里,手拉吊环象猴子一样荡来荡去……那一站上来一个姑娘,浓妆艳抹衣着暴露,低的不能再低的吊带衫,用两根细细地透明胶线在肩上轻轻地系着,太危险了!如果一下子断了怎么办……

又一站,上来了一位老大爷,芸姐赶紧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那位老大爷,我也赶忙站了起来:“来,芸姐,你坐,我站”我说。我们就这样相互推让着,谁也没有坐,很快就到了海滨公园站。

下了车,芸姐仍旧紧紧的拉着我的手。“你记着,走路一定要靠马路的右边走,这是交通规则……”她对我说。“这么多人全部走右边,左边不是浪费嘛?”我回应她。扑哧一声,她笑了,笑得我莫名其妙……跟着她,我学会了过马路要走斑马线,要看红绿灯……

海滨公园,我倒是不怎么稀奇。山,还没有我老家的山高,花,也没有我老家的花儿开的妍,就是游人特别多罢了。只是那海,哇塞,好宽好大哦。波光粼粼,一碧万顷,海天一色……说老实话,读书太少,哥不会形容……“傻眼了吧?”芸姐说,“傻眼了。”我说。

中午,芸姐带我去平生次吃了‘肯德基’,平生次喝了可乐,那东西颜色酱油不象酱油,醋又不象醋,味道怪怪的,猛一喝,还真有一点儿刺啦嗓子!嗯,总起来说味道还算真不错!就是感觉城市的东西有点儿太贵了,哥老家那甘冽清凉的山泉水,无论喝多少,一分钱都不要,在这里一瓶小小的水都要1块1块5角……

下午,芸姐又带我去逛了商场,帮我买了一套西装和衬衣……那一趟珠海之行,芸姐花掉了她一个多月的工资,她很是开心!我却心疼得不能行……

“芸姐,你为我花这么多钱,我工资都没得发过一次,什么时候才能还你呀?”我问。

“还用你还么,傻瓜……”芸姐从来都不爱多说话,一双温柔的眼神总是娇羞的微笑着……

“哦!”我在她面前也总是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轻轻的应了一声……

芸姐让我站在站牌那里别动等着车过来。她终于松开了我的手,走去一个士多店说是去买包面包。刚刚吃饱饭怎么又去买面包呢?我心里嘀咕着嘴巴却答应说好。坐在车上,我偷偷瞟了一眼,原来她的面包上写着三个字:‘护舒宝’……

刚回到宿舍,厂里那几个大姐就围拢了上来:“呦呦,金童玉女回来了!买了什么好东西没有?有没有买拖糖啊?快拿出来!”“怎么这么小气,拍拖了连拖糖都舍不得买?”大家七嘴八舌的笑成一片……“没有嘛,哪里是拍什么拖嘛……”芸姐一边轻声细语的笑着回应,脸已经红到耳朵根子去了……我,更是一头雾水跟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跟什么了……其实这些大姐们平时待我们可好了,只是在这里我只是刚刚知道洗澡叫冲凉,还不知道处对象叫拍拖……呵呵呵呵,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还在懵懵懂懂迷迷糊糊之中……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就这样谁都没有承认,也谁都没有不承认的数着日子……我仍旧住在男生宿舍,她依旧住在女生宿舍,只有休息天和下班的时候才总是‘粘在一起’……不过,哥对天发誓,一年多里,我们多里只是手拉拉手罢了……那些日子,她教我认字,教我读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教我读李清照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还教我读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说岳阳楼就在她们老家洞庭湖岸,有机会一定带我去看看……等等等等,很多很多。我也跟她讲我奶奶给我讲的故事,‘牛郎织女’啦‘嫦娥奔月’啦,等等。

我告诉她,我们家乡一直没有通电,别说电视,除了手电筒,其他一样带“电”字的家具都没有……夏天或秋天的晚上,我们就是帮爷爷奶奶搬来竹椅,竹凳,放在桂花树下的石桌旁,潽上大碗桂花茶,然后数着星星看着月亮听他们讲故事……有时候也要帮爷爷装袋旱烟,或帮奶奶打打蒲扇……就这样经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冬天?冬天围在火炉旁也这样嘛。笨蛋。

这样的日子过起来,一点都不觉起累,反而倒觉得开心快乐很多……“你们还不搬到一起住啊?哈哈哈哈……”几位大姐老是这样问我们,问得我们脸都红红的……期间美中不足的是,莫主管老是在工作中刁难我。

听说原来是,他追芸姐很久,芸姐都不理他,所以他很是嫉妒我,内心里对我怀恨在心。也是嘛,莫主管,你早就结了婚,女娃儿都两岁多了你咋还这样子,算么子事儿跟么子事儿嘛,你说?

有一次,莫主管不知道在外边犯了么子事,下午刚上班没有多久,一群人,大概有五、六个那么多,各个提着棍棒冲进了车间来,张牙舞爪得就像现在的城管似的,按住莫主管就是一顿好打,女工们尖叫着躲在墙角,男工们也都赶紧往后退缩,眼看着就要出人命了。

我赶紧走上前去劝说,“不要再打了,再打要出人命的,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嘛,”他们真的不打他了,反过来把我围了起来,“叫你多事,叫你多事……”一耍时间几条棍棒全部向我轮来……“奶奶个熊!”

那一次我真的火了,顺手抄起一根木棍,三下五去二,三两下,我觉得还没有怎么出手,他们就一个个蹲在地上鬼哭狼嚎了起来……芸姐赶紧把我拉在一边,看看我伤着哪里没有,工友们也围拢了过来各个对我很是关切。

我一边摆手说没事,一边咬着牙,因为刚才手臂上挨那一棍着实疼得厉害……这一次,我看到芸姐很是伤心的哭了,我的心难受得比胳膊上的伤还厉害许多许多倍……

从那以后,莫主管对我的态度一下子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称兄道弟的可是好了……老板也对我另眼相待,没过多久工资也一下子涨了好多;工友们对我比以前更是好了;有几个男工对我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非要跟我拜师学习武艺不可……

那些大姐姐们更是夸芸姐好眼力,有福气,找对了人儿,各个埋怨自己命不好,没有嫁对人……呵呵呵呵,背地里,我和芸姐的心都飘到了九天云外上去了……我们次接了吻……那一年,哥十九岁……

那一年,身边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儿。首先是一个广西工友手指头被冲床压断了两只,被紧急送往医院;把芸姐的魂儿都吓破了,“傻瓜,我再也不想让你开冲床了,太危险了……”芸姐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总是叫我‘傻瓜’和‘笨蛋’……“不怕,没事,我会小心的。”我说。

接下来是一位湖北的大姐,老妈突然中风住院了,她连工都没来得及辞,假也没有来得及请,工资也没有来得及拿就匆匆赶回家了,连给我们送一下的机会都没有给;芸姐,又伤心了好一阵子……真是祸不单行,两个月没到,一位四川大姐的老公从平房上摔了下来,据说摔断了一条腿,四川大姐当时就晕过去了……

害得芸姐又在那儿哭了好久,后来我陪芸姐去医院看望她们,给他们留下了两千块钱,他们说啥都不肯收下,大家推辞了好久,哭成了一团……我们走的时候,还是把钱悄悄塞在四川姐夫的被窝下了……

后来,厂子里女工实在不够用,才又召了一个四川小妹来。

也就是这个十六、七岁的四川小妹叫小雪。白白净净的,圆圆的脸蛋糯米小牙,张嘴就笑张嘴就笑,笑起来好似一朵花……进厂天就和芸姐粘上了,嘴巴上象抹了蜂蜜一样的甜,整天果果,解解(哥哥,姐姐)的叫个不停……芸姐太喜欢她了,经常把我凉在了一边儿……

6月25号,领完工资,芸姐没有出声就跑去给我买了一部手机。

“我又不要这个,要它也没有得啥子用嘛,”我说,

“跟你家里人打电话用啊,”芸姐说,

“我的亲戚邻居,哪一个都没有得电话,”我又说,

“明天给咱妈也买一部寄回去,”好激动哦,芸姐竟然次说了“咱妈……”

“买了也没有得用地,咱家不通电,没得地方子充电。”我说。

“哦,那就算了,不过,你也得给我带上它。”

就这样,哥带了一部一年多也没有通过一次电话的手机……

农历七月初六,芸姐生日,初七我生日。还有一星期多,芸姐就在外面租了房子,自己搬了过去。初六那天晚上,芸姐在排档请全厂人去吃酒,说是庆祝我们两个人的二十岁生日。

老板和莫主管也去了,莫主管还买了很大很大的一个‘生日蛋糕’;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酒;长这么大,次过这样的生日,次吃生日蛋糕,哥心中那种激动与兴奋可想而知,真是不得了……

送走完大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在几个大姐姐的一再怂恿下,芸姐半推半就的,次允许我和她住在了一起……虽然次我们都很笨拙,但还是留下了梅花一朵……后来的日子里,我们两个小馋鬼,喜欢的就是做作业了……呵呵呵呵。

芸姐告诉我,芸姐的爸爸妈妈都是小学民办教师,因为妈妈常年有病早病退了,全家人只靠爸爸一个人微薄的工资过生活;芸姐说,其实她还有一个哥哥,十几岁的时候生病去世了……说这话的时候,芸姐泣不成声,我也哭了……

“不用难过,姐,以后我一定和你一起好好养活爸爸妈妈他们。今年过年,我们就去看他们,陪他们一起过年,好不?”“嗯”芸姐轻轻的‘嗯’了一声,“姐,你说爸爸妈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呀?”我问,“不会的,傻瓜!”芸姐带泪的脸上轻轻的笑了一下,头靠在我肩上把我搂得更紧更紧了……

快放年假了,我们今天抽空去买这个,明天抽空去买那个,我一直处在次去见岳父岳母的恐惧和期待之中,小川妹跟前撵后的叽叽喳喳嘴巴甜得不行,我和芸姐都笑了……

终于放假了,芸姐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就在珠海过年,哪儿也不去了……我虽然有点儿纳闷,但又不好意思多问什么。一个春节,芸姐都显得闷闷不乐,我既莫名其妙又不知所措,弄得极度紧张和惶恐……

年初七刚过,明天厂里就要开工了,晚上没事,我们准备早点儿‘做作业’,还没有进入好事,突然外面人声噪杂……原来是川妹小雪在村委会大楼跳楼自杀了……吓坏了我们,我们被吓坏了……

初八开工,芸姐也没有去上班,她说不想在这里做了,我表示同意和坚决支持。整个工厂笼罩着荫郁的气氛,大家议论纷纷。下午一个个接受了刑侦的讯问,并且在册子上按了手指和手掌印……然后并没有开工,大家就下班了。

小雪的家人赶过来了,她母亲哭昏死过去了好几回,芸姐一直陪着她流了几天几夜的泪,眼睛都红肿在了一起,说实话,我着实心疼得不能行……,我们仍旧是捐了两千元……

小雪是为什么死的?说老实话,我也不知道,直到今天刑警都没有个结果。不过可以看一下她的日记:(都是没有日期的)今天太无聊,太寂寞了!烦烦烦烦,烦烦烦。今天姐恋爱了,嘻嘻,还和他接了吻。幸福!……原来他有老婆啊!我要告你……就这些,其他再也没有了。

不会是遇到昨天的陈校长,他们那些校长们了吧……

正月十三中午,我下了班,今天气氛怎么有点儿不对头啊,既没有见芸姐人,也没有见芸姐煮饭;糟了,她的皮箱和衣服也都不见了……顿时,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直面袭来,我顿感脊梁骨子里直冒凉气,顿时冷汗直流……我几乎一下子晕了过去……

芸姐把我们这几年攒下的钱大部分留下来给了我,还留下了一封信,字,还是哥熟悉的涓涓清秀,但字的行间里,哥分明看出了你,心在颤抖,手在颤抖……是你教会了我爱,怎么一下子就不爱我了呢?这一次,哥真的懵了,心里乱哄哄的一团糟,大脑一片空白……

下午一上班,工友们和那些大姐姐们都帮我出主意想办法,议论过来,讨论过去,谁也想不出为什么芸姐会这样子,不打招呼就一声不响的走了,更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来……

莫主管在写字楼找了很久,想找回芸姐当初进厂时填的招工表,只要找到芸姐是岳阳哪里人,就有办法了……怎奈,一个多钟过去了,莫主管走出来只是无奈的朝我们大家失望的摇摇头:太久了,早当垃圾丢掉了……

突然的变故,一下子让我束手无策和不知所措。芸姐,你信上怎么就说我们不合适嘛,你是长得很漂亮,这一点我承认嘛,大家都说你和‘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很像是双胞胎;但是,也有很多人说我跟贾宝玉很像是亲兄弟嘛。

你说你要去寻找你自己的爱情和幸福……芸姐,这到底都是些什么话跟什么话嘛?这都不是真的嘛,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打死我也不相信……我一定要找到你!我愿用我的一生一世去找回你……

就这样,我一边打工,一边一有机会就踏上了去寻找芸姐的漫漫长路……为此我磨破了几十双鞋,走过了上万里路……芸姐,岳阳,洞庭湖,都这么大,你到底在哪里,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在哪里?到底为什么???你可知道我时时刻刻在思念着你,走遍天涯到处深情的在呼唤着你……我亲爱的芸姐……

就在大前年秋末冬初时,莫主管突然打来l电话说芸姐的地址被找到了……莫兄弟,你怎么就这么粗心大意呢,这几年你害得兄弟好苦啊你。

终于找到了芸姐的家的时候,我彻底的惊呆了,原来芸姐早在半年前就病逝了……两位老人泣不成声,他们拿出来我的相片:“芸儿自始至终,临终都一直紧紧的握着这张相片……”

我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原来,那年快放假的时候,芸姐突然觉得身体有点儿不舒服,背着我她自己悄悄去了趟医院,一检查和她哥哥的病一样——先天性的心脏病。芸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就取消了带我回家的行程……只有我这个白痴,那么粗心,那么大意……我悔恨啊我,我直想去撞墙,直想去跳楼,投江自尽都觉得对不起洞庭湖里那清清澈澈的长江水……

现在,我彻底的绝望了,我悲哀,我难过……苍天啊,我痛苦啊我……说不出的悲凉,说不出的凄惨,说不出的绝望……我欲哭无泪……可心中悲苦的泪水还是陪着哥日日夜夜不停的流啊流……不停的流啊流……哥悲痛的泪水撒满了整条长江,整个洞湖都装不下……

芸姐,哥真想陪你而去……哥真的十分思念你,很是怀念你,再也舍不得离开你……从未有过的万箭穿心,从未有过的撕心裂肺,从未有过的锥心刺骨,从未有过的寸断肝肠……芸姐,哪怕你能睁眼再与我说上一句话,也不枉咱是一场好姐弟……我哭,我哭,我哭一声可怜的我和你……你让我满腹惆怅诉与谁???我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内心深处这酸楚的泪水……

我来到芸姐的坟前,北风呼号,枯草凄凄,落叶遍地,一片凄凉……

芸姐,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能跟我认真讲嘛,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不能与你一起去担当呢?芸姐,我真想陪你而去……但是现在还不行;从今以后,哥必须照顾好我们的父母……芸姐,只要哥还有一股悠悠气在,哥保证经常会来给你培培土,陪你说说话,拉拉家常,上两柱香,直到哥走不动路,直到哥真真正正来陪你的那一天……

您有什么要说的话……就托梦给哥嘛……

安息吧!芸姐……

后记:哥现在能够做的就是,以后一定要活得象个男人,要有所担当……不使我心爱的人儿和爱我的人们失望……

今年春节,哥第五次去湖南陪两位老人过年……

前天,两位老人打来电话说,他们这一段身体已大不如从前……

唉……

朋友,如果您喜欢,就转回去吧,也可以推荐给您的朋友。当你们再因为不够浪漫而不开心的时候,当你们因为一点点小事情而吵架或生气的时候,当你们因为一点点小误会或小矛盾吵着要离婚的时候……请打开看看哥,看看你们对爱情是多么大的浪费……

哥在这里真诚的祝愿哥的每个朋友都能够:平安,快乐,开心,幸福!谢谢您再次光临哥的空间!谢谢!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癫痫患者能游泳吗
标签

上一页:孤狼

下一页: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