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世武神第一百四十六章刻印

2020/01/21 来源:金山信息港

导读

绝世武神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刻印第一百四十六章刻印“你们还在那干什么?”白泽焦急的怒喝道,这帮混蛋,竟还有时间停在那里。问傲

绝世武神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刻印

第一百四十六章刻印

“你们还在那干什么?”

白泽焦急的怒喝道,这帮混蛋,竟还有时间停在那里。

问傲雪淡淡的扫了白泽一眼,露出一缕可悲之色,这就是倨傲的下场,因为目空一切,白泽的眼里根本容不下其他,以为自己有多厉害,甚至连他都不认识。

“只要我在,没有人能踏进去一步。”

问傲雪淡淡的説了一声,语气狂傲、自信。

林枫微微有些吃惊,没想到问傲雪竟如此的狂,看来自己对这漂亮如女人的男人,可并不怎么了解呢。

至于白泽,他的脸色则微微一僵,只见此时的林枫并没有急着杀他,而是去将自己那软剑重新拾起,然后提剑,缓缓的朝着白泽走了过去。

“你想要如何?”白泽的心已经提到嗓子口,话音底气不足。

“放心,我不杀你。”林枫淡漠的説了一声,让白泽目光一愣,不过随即,他便看到林枫嘴角带着一丝冷漠,道:“你们贵族,喜欢在人的脸上烙上奴印,烙上奴印之后,就终生为奴,无法抬起头来做人,那么,我便在你的脸上刻下奴印,让我看看,当高傲的贵族烙上奴印之后,是否还会一口一个贱民,并羞辱其它烙上奴印的人。”

白泽的嘴角抽搐了下,在他的脸上烙上奴印?成为卑微的奴隶?这要他如何做人。

“你们没听到吗,还不进来。”

白泽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面色狰狞,怒吼説道。

囚牢之外,人群往前踏出,却见问傲雪身上衣袂飘飞,长发无风自动,一股凌厉的杀气,冷冽刺骨。

“三步之内,我必拔剑;我若拔剑,必见血!”

问傲雪声音很平静,却让那想要上前的人脚步一滞,又停在了原地,无人,敢越雷池一步。

“自作孽,不可活。”

强烈的剑意从林枫的身上涌出,让白泽浑身一僵,终于不对外面的人群不抱有希望。

“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许多元石,甚至赐予你功法武技。”

“赐予?”

林枫嘲讽一笑,贵族当久了,都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连自己处于什么境地都不知道。

“放过你,赐予我元石、功法武技?”林枫冷漠道:“你当我白痴吗!”

今日之事,必不能罢休,双方之仇,刻骨铭心,白家,不可能放过林枫。

至于林枫,不灭白家,如何对得起韩蛮以及那些云海宗的奴隶武修,他们全都被刻上了奴印,成为奴隶,在这囚斗场中,都不知道死去了多少。

林枫与白家,不死不休,即便只是为了他那云海宗宗主身份。

白泽听到林枫的话脸色僵硬,随即露出恶毒之色。

“你若是敢伤我,白家,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果然是白痴。”林枫不愿再和白泽废话,身体微颤,寒光闪没,顿时,一道凄惨的叫声传出,在白泽的脸上,多出了奴字的一记笔画。

白泽的双手捂着面部,鲜血不断渗出,林枫目光冰寒,没有半diǎn情感,更不用説怜悯和同情。

对于这些人渣,任何手段都不为过。

长剑挥洒,白泽的手指直接被斩断,又一记深浅如一的笔画,烙在白泽的脸上。

动作不止,林枫的长剑闪烁着光泽,片刻后,一个清晰的奴字,在白泽的脸上出现,不过很快,便被那满脸的鲜血给掩盖。

此时的白泽,犹如厉鬼,狰狞恐怖,而他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下,然后轰然倒地,晕死过去。

“好狠的手段、好果断的青年!”

空间寂静无声,人群的目光都盯着囚斗场,心神狂颤。

今日的囚斗,才是真正的囚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惊心动魄。

林枫的眼眸冷漠依旧,长剑依旧持于手,缓缓的转过身,低声道:“走。”

韩蛮和破军都来到林枫身前,问傲雪脚步从囚牢中跨出,顿时,外面之人竟微微避退让开。

“谁阻我,杀谁!”

嘴角中吐出一道寒冷的声音,问傲雪脚步前踏,林枫走在他身后,长剑,依旧滴血。

林枫的剑,同样让人畏惧。

韩蛮走在最后,那壮硕的身躯,每一步踏出,都让地面一颤,霸道绝伦,人群明白,即便是这奴隶武修,也今非昔比。

这一群人,他们根本拦不下来,只能放心。

昂首阔步,林枫等人,就这么张狂而去,片刻后,只留给人群一个个背影。

他们并不知道,那坚韧无比,将囚斗场捅出一窟窿的林枫,在踏出囚斗场区域之时,身体便缓缓的倒了下去。

灵武境七重之人的掌力,何其刚猛霸道,早已在林枫的体内肆虐。

“废物、全都是废物!”

一道尖锐无比的怒吼声在林枫离开后的囚斗场中响起,黄衣青年怒不可遏,今日,他竟然被林枫,用脚踩着脸侮辱。

他,姓禹!

禹姓之人,何时受过这种侮辱,何时,轮到别人来欺辱他们。

看到这突然从人群中站起来咆哮的黄衣青年,那些白家之人的脸色又是一僵,完了……

“今日之事,若有人敢説出去,我杀了他。”

黄衣青年对着身边一起而来的人群威胁説道,顿时,让那些人脸色僵硬,但他们都不敢违抗,只能不断的diǎn头,心中暗骂,都是这家伙自己闯的祸,受到羞辱,还让白泽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如今他倒好,不允许他们将事情透露出去,怕丢他的脸面,丢禹家的尊严。

“林枫,你不死,我颜面何在。”

禹姓青年面色无比狰狞,刚才林枫经过他身边之时他不敢説话,因为他怕,林枫刚才对他出手之时,太恐怖了,那带着杀意的话语让他丝毫不怀疑林枫敢杀他,后来,他又亲眼见到林枫是如何对待白泽的,他哪里还敢当着林枫的面愤怒。

囚斗场,林枫一怒,风云变幻!

…………

简单的房屋当中,林枫躺在床上,似乎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触摸着。

轻微的摇了摇头,林枫动了动僵硬的身体,那双眼眸,缓缓的张开。

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倾世的容颜。

此时,梦情脸色淡漠,看着林枫,平静的道:“你醒了。”

林枫只觉浑身依旧充满了痛苦,很僵硬,不过还好内息通畅,内腑没有什么异常。

“你一直守在这里?”林枫看着梦情,问道。

梦情的目光闪了下,随即摇头道:“偶尔过来看看。”

“真的?”林枫目光看着梦情,怀疑的问道。

“当然,你以为如何?”梦情反问道,让林枫目光一滞,随即颤颤的笑了下。

“嘎吱!”

一声轻响传出,有人推门而入,梦情站起身来,看了走进房间的柳菲一眼,道:“他已经醒了,你看着他吧。”

説完,梦情抬起脚步,直接朝着房门方向走去,让柳菲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在林枫没有醒之前,梦情她寸步不离,等到林枫醒来之后,却又急着离开,是何意思?

“好!”柳菲虽然疑惑,但还是diǎn了diǎn头,走到床边,狠狠的瞪了林枫一眼,让林枫一阵愕然。

他这才刚醒来,招谁惹谁了?柳菲的眼神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要那么冲动,你做事就不想后果的吗?”柳菲指的显然是林枫在囚斗场中的愤怒。

林枫苦笑了下,后果?当看到自己在云海宗为数不多的朋友被人当做妖兽来骑,脸上刻着奴印之事,还能保持理智吗?

“我们家乡有句话叫冲冠一怒为红颜,若是你有什么意外,我也会毫不犹豫、不计后果。”

嘴角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轻狂笑容,林枫缓缓説道,让柳菲的心头微微颤动了下!

冲冠一怒为红颜!

^^^^^^^

^^^^^^^

^^^^^^^^^

-------------------

:16:06:24

t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张家口市宣化区妇幼卫生保健站怎么样
防城港妇科医院排行榜
岳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标签

友情链接